第八十六章 朝会

作品:《斩赤之荆棘王座

    帝都警备队总部。

    今天哈维尔又不在,是被艾斯德斯给强行拉出去约会了,这种情况差不多也成为了常态,身为部下的几人都表示很淡定,除了有点碎碎念的某大小姐和某单马尾外。

    对于艾斯德斯这个不管怎么看都颇具威胁性的存在,平时相互看不对眼的两名少女难得达成了统一战线,尽管大家都是情敌,但弱势的两方会下意识抱团也完全无可厚非。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看艾斯德斯的眼神就能知道,这个女人从来都没把少女们当成什么潜在的敌人,或者可以这样说——自傲自信如她,坚信自己可以凭借自身的魅力征服哈维尔,完全不觉得他会选择别人。

    少女们感受到了那目光的含义,更加觉得气馁。

    因为距离极近,她们自然看得出哈维尔的心态在慢慢发生某种变化,这种变化并不明显,看上去是一种量变,但如果长时间这样下去,量变也终有质变的一天。

    所以少女们最近很苦恼,赛琉还算克制,斯比娅就明显看得出有些闷闷不乐了,那表情就跟每月按时一次的那啥来了一样。

    而这种情绪,在某个女人到来之后,便愈发泛滥起来。

    “很不错的红茶,茶叶的产出地是帝国东部的罗兰高地吧……啧啧,这可是很难入手的奢侈品呢,副队长还挺懂得享受的嘛。”

    静静品茗的少女坐姿端正,娇好的身材勾勒出妙曼的曲线,脸上带着轻松的笑意。

    她身着一套类似于女官工作装的服饰,白色的衬衫为底,外面穿着黑色背心,下身是红格子的短裙,局部有着个人风格的修改,脑袋上戴着一个耳麦,有一种青春女孩独有的风情。

    “毕竟这是我少有的爱好之一,入手确实难了点,不过难得有个强硬的后台,不多多利用一下岂不可惜?那些商人可没几个敢得罪哈维尔的。”阿罗文一边给少女沏上一杯新茶,一边笑着回应道。

    仅从只言片语,就能看出这家伙利用哈维尔的权势在背地里干了多少肮脏的交易,听得赛琉暗暗握拳,觉得手心有点痒。

    “原来是这样,这可真是得到了有趣的情报呢。”

    切尔茜灵动的眼珠转了转,脸上露出狡黠的笑意,笑得像是一只狐狸。

    女人天性就是记仇的,别看她现在和阿罗文相谈甚欢,但对于这个导致自己被抓,然后吃了一个月牢饭的罪魁祸首,怎么可能就这样轻易放过?先抓住他一个把柄,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惩治他。

    “喂喂喂,这事随便聊聊就可以了,别拿去跟哈维尔说啊,我会被杀的!”

    阿罗文近乎本能地察觉到了不对,似乎冥冥中有深沉的恶意锁定了他,让他有种生命安全被危及的感觉。

    “嗯,我不会说的。”

    暂时是不会……

    腹黑少女在心中默默加了一句。

    在哈维尔的授意下,切尔茜从两天前便正式加入了『猎鹰』,平时主要的工作便是参观学习,纯粹一个观赏用途的花瓶。

    她所擅长的领域是潜入和暗杀,但关于这方面的工作最近都没有新的指令,而最根本的武力值则是拍马难及阿罗文和威尔等人,完全派不上用场。

    文职方面倒是可以胜任,毕竟她在成为杀手之前所从事的职业是某个太守的秘书,不过『猎鹰』的文职工作大抵由兰一概承包,而赛琉则在一旁打下手,似乎也没有她插手的余地。

    所以新加入的切尔茜一下子就成了所有成员中最清闲的人,每天能做的就是和嫌麻烦不去练兵的阿罗文唠嗑,意料之外的是,她居然以极高的天分从阿罗文那里学来了一手泡红茶的手艺……

    以阿罗文作为媒介,切尔茜迅速与『猎鹰』一众成员的关系缓和起来,这充分展现了她高超的沟通能力——作为一个杀手来说,少女确实是除了正面战斗以外的全能,脑子里所装的知识量连阿罗文也觉得恐怖。

    渐渐地,大家也不去在意她原『夜袭』成员的身份了,毕竟有哈维尔作担保,他们对自家队长还是无条件信任的。

    话虽如此,若是从最初印象便抱有成见,想要在短时间转变过来还是相当困难的。

    斯比娅便是如此,到现在都还无法对切尔茜露出什么好脸色,这其中并没有特别的原因,纯粹是女人的第六感在作祟。

    切尔茜是被哈维尔直接带过来的,之前连一点风声都没听到。

    斯比娅知道哈维尔或许是看上了她的能力,并没有其它的意思,但如此明显的特别待遇,还是让少女感到无法释怀。

    最最重要的一点,这个叫切尔茜的女人居然和哈维尔住在一起!住在一起啊!

    虽然哈维尔的宅院就像旅店一样房间极多,虽然里面的住户还有阿罗文、老管家法比奥和一干佣人之流,但即便如此,这个女人住在那里也完全不能叫人放心!

    她注视哈维尔的眼神明显就有问题,而且那一脸笑嘻嘻的样子一看就是个心机婊,肯定会利用这良好的机会做些什么……比如说夜袭,夜袭,还有夜袭。

    哈维尔虽然对大多数女孩都表现得冷冷淡淡的,但他毫无疑问也是一个身体健全的男性啊,万一一个没忍住……

    斯比娅几乎不敢再想下去了,她的表情十分纠结,陷入了非常严重的妄想之中。

    -

    与此同时,宫殿,朝堂之上。

    “根据紫山城太守加法尔传达的消息,他管辖范围内的一个小镇近日里遭到了一群不明危险种的袭击,那群危险种数量极多,并且从未在帝国有过记录。因为毫无防备,小镇里大多数人都被当场杀死,只有少数镇民得以逃脱……”

    手里杵着一根黄杨木拐杖,乔利站立于群臣之首,正向小皇帝汇报着在帝国中部地区发生的一件轰动性的大事件。

    成群的新型危险种袭击人类聚居地,并且在攻陷了小镇之后,还一直聚集在那里,完全没有离去的打算……这与危险种众所周知的习性不符,整个事件都透露着诡异。

    负责管理那片地域的太守加法尔也曾尝试着派兵讨伐,但双方实力的不对等让他的士兵们死伤惨重,最终大败而归。

    据那些经历了惨败的士兵所言,这群新型危险种有一个统率它们的头领,初步估计是一头超级危险种——这绝非一群受过简单训练的士兵所能对付的敌人。

    别无他法,太守加尔法也只能将整个事件上报中央,希望帝都能够派遣可靠的战力替他们铲除这些威胁。

    “居然发生了这种事……”

    详细听完了乔利的报告,小皇帝鲁道夫的眉宇间闪过一丝忧色。

    尽管年幼,但这位少年皇帝却是真心热爱着他的国家和他的子民,就如同他早逝的父皇一样。

    在听到自己的子民惨遭屠戮,他此刻的心情无疑是沉重的。

    若是平时,恐怕这位年幼而没有主见的小皇帝会在第一时间求助于他身旁的大臣,但自从小时候的启蒙老师乔利归来后,通过与老先生的频繁交流,小皇帝已然隐约明白了一个道理。

    他是皇帝,皇帝是统率群臣之领袖,不能在决策上过分依赖于某一个人的意见,那会导致决策有失偏颇,更不能把自己锻造成一个合格的君主。

    于是他面向群臣,稚嫩的面孔上多了几分觉悟,说:“对于这等事态,众爱卿可有解决之法?”

    简简单单一句话,便让奥内斯特那张肥脸跟吃了苍蝇一样难看,他感觉很不好,这个从小被他各种洗脑的男孩已经逐渐开始脱离他的掌控。

    这位稚嫩的皇帝会慢慢变得成熟起来,然后走向自立,有乔利那群人在一旁推泼助澜,这一天的到来甚至不会太久……

    换句话说,留给自己的时间也已经不多了。

    相较于奥内斯特那哗了狗的表情,乔利则是满脸欣慰,小皇帝的这番表现,说明他这段时间的努力并没有白费,而属于改革派阵营的官员们,眼中亦是充满了希冀之色。

    接下来,群臣纷纷进言。

    “陛下,危险种固然凶猛,但帝国的骁勇之士亦不在少数,臣以为可将此事交由哈维尔将军处理!”

    “陛下,哈维尔将军乃是当代『帝国最强』之一,声名威震一方,斩杀一群肆虐的危险种定然不在话下!”

    “陛下……”

    改革派官员几乎统一口径赞成哈维尔来解决此次事件,这固然有哈维尔是改革派代表人物,众人打着扩大其影响力的心思,更多的则是对哈维尔实力的信任。

    以他迄今为止展现出来的铁腕手段,完全足以应付当前的事态。

    大臣一系的官员自然有不同的看法,他们所支持的人选是艾斯德斯,这个在帝国的影响力能和哈维尔相抗衡的女人,毫不示弱地与改革派官员针锋相对。

    小皇帝左看看右看看,觉得谁的话都有道理,一时拿不定主意。

    就在这时,奥内斯特发话了。

    “陛下,我认为把这次的任务交给艾斯德斯将军更为合适。”他说,“哈维尔将军近来劳碌甚多,先是讨伐『夜袭』,又是整顿帝都周边的治安,也该让他休息一下了。”

    乔利怎会给艾斯德斯立功的机会,不等小皇帝回应,便抢先开口说:“为帝国劳碌乃是身为臣子的本分,哈维尔将军岂会在意这些?而且如果能为陛下分忧,对为臣者来说亦是不可多得的荣耀,将军他定会欣然接受这个任务!”

    奥内斯特不说话了,只是在心里阴恻恻地笑了笑。

    让哈维尔去完成这个任务?他本就是如此打算的。

    无论是死在小镇里的几百条人命还是突然出现的新型危险种,都是时尚的手笔。

    那是诱饵,为了暗算哈维尔而设下的诱饵,现在只待猎物咬钩而已。

    奥内斯特很了解乔利的性格,如果自己一反常态地对哈维尔立下功勋表示支持或默许,这老狐狸肯定会起疑心,所以他将自己的态度伪装得和平时一样,只是为了混淆视听。

    小皇帝见奥内斯特不再反驳,以为他们达成了统一的意见,于是点了点头,说:“那么,就决定由哈维尔将军全权负责此事!”

    在朝会散去之后,乔利在一众官员的簇拥下离开。

    走到大殿梯口的时候,鬼使神差地,乔利向站在原地不动的奥内斯特望了一眼,后者脸上那诡秘的笑容让他的心里隐隐升起了不祥的预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