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冤枉叶云飞

作品:《重生惊世毒妃

    “回禀娘娘,最近皇上并没有异常的举止,就是……就是……”绯红不敢说下去,她知道如果自己说出来,叶婉莹一定会拿自己出气。

    “要是说话在吞吞吐吐,本宫就把你的舌头勾出来。”叶婉莹不耐烦地说,既然自己的神态已经恢复正常,她就不会再躺在床上,不闻不问。

    “娘娘,听说京城里有皇上发布的诏书,说是……楚王爷是通番卖guo,至于我们的将军,是……畏罪自杀,他们都是乱臣贼子。”

    绯红一咬牙全部说完,要是错了一个字,叶婉莹立即首先要了自己的命。

    叶婉莹的眼神凛冽,她原来心中隐隐觉得自己这次病倒失声,是太医所致,如今想来,她是皇后,能使太医听命的人,只有一个,轩辕承。

    此次她的声音受损,手脚颤抖,想来也是轩辕承的意思,他想拖住自己,他在外面散布谣言,好一个轩辕承,自己的舅子的尸骨未寒,他就在京城四处张扬叶云飞是畏罪自尽。

    “你出去,本宫知道了,你在外面等着,等会张嬷嬷会把一封信给你,你要自己出宫,把这封信交给我爹,要是你胆敢做错半点,你就等着你的脑袋搬家。“

    叶婉莹厉声喝道,对于绯红,她对张嬷嬷的态度好很多。

    绯红不敢再言语,这个消息至关重要,她宁愿冒着被骂的风险也要告诉叶婉莹。

    叶婉莹眯起眼眸,心中燃起怒火,轩辕承居然诬陷叶云飞,打击叶家,叶云飞尸骨未寒,居然有这种事情。

    “娘娘,皇上来了。”绯红出去不到片刻就匆匆进来,她见到轩辕承居然是一个人带着两个太监,她觉得奇怪,赶着进来告诉叶婉莹,叶婉莹的眼珠一转,立即对张嬷嬷说道:“不要让皇上知道我已经痊愈,你就守在一边,告诉皇上,我睡着了,还是和以前一样。”

    张嬷嬷点头会意,说话之间,就听到外面的宫门打开,却没有通报的声音,叶婉莹立即躺在床上,盖上杯子,紧闭双目,装作睡着了。

    张嬷嬷瞥见外面有长长的影子拖延而来,她立即用手指沾着唾沫擦在眼角,尖着嗓子哭道:“娘娘,你这个样子让我们怎么过得下去,你的嗓子再不好,你就说不了话了,娘娘……”

    轩辕承在门口听到张嬷嬷的哭诉,心里不禁窃喜,这次叶婉莹再也难逃被废的命运。

    “张嬷嬷,婉儿还没有好吗?”

    轩辕承一步踏入雨轩殿,见到张嬷嬷趴在叶婉莹的床边在不住地哭叫,他故意穿了一身的白衣,白得刺眼,头上没有戴任何的玉冠,而是用一根白色的发带束起头发,张嬷嬷见到心里也是不悦,这个皇帝,叶婉莹还好好地躺在这里,身穿白衣,是为了给叶婉莹送葬吗?

    “见过皇上,娘娘的身子还不见好转,太医说了,娘娘不愿意喝药,所以病情要比预想的要严重很多。”张嬷嬷知道叶婉莹的用意,她顺着叶婉莹的意思往下说。

    “既然如此,你是皇后身边的人,等到皇后醒来之后,就该劝着娘娘喝药才是,她是大秦皇朝的皇后,要是她有事,朕的心里也不好受,行了,你出去,朕想和娘娘说几句话。”

    轩辕承假惺惺地说了几句安抚的话,他的表情太假了,就连在一边的绯红都觉得这个皇上说话简直就是言不由衷,假话连篇。

    张嬷嬷不便反抗,只能带着绯红出去了,轩辕承等到他们出去,瞪了一眼身后的太监,太监赶紧跟着出去,而后关上了门。

    轩辕承走到叶婉莹的床前,凝视着叶婉莹,他发出桀桀的冷笑。

    “叶婉莹,你也有今天,你用你的秘密来威胁我,如今你也有落在我的手上的时候,要是你醒来,会不会后悔当初害死了沈青如?其实我也不是那么喜欢沈青如,不过她比你好用,她对我是死心塌地,不管我说什么,她都会为我去做,你?就会讲条件,你除了有一个懂得压制我的父亲,一个用战功压制大秦的哥哥,你还有什么?论姿色,在后宫随便找一个都比你强,本来我以为你做一个皇后就已经满足,没有想到你居然还想利用孩子来控制我,我的身世你就算知道又如何?”

    轩辕承一边说一边走到叶婉莹的床边,坐下,为叶婉莹盖好被子。

    他的动作是很慢,他从来不曾为叶婉莹做过如此贴心的动作,叶婉莹听到轩辕承的话,心中恨极,对轩辕承的动作心里也是极为心酸,想不到她最盼望的动作竟然是在轩辕承陷害了她之后才得到,她想听到更多的轩辕承的心里话,她决定继续装睡。

    为叶婉莹盖好被子,轩辕承坐在叶婉莹的身边,继续说道:“你不是最重视你的哥哥叶云飞的吗?我也不妨告诉你,他如今就算死了也不再是大秦的大将军,而是通番卖guo,畏罪自尽的罪人。

    “叶婉莹,你好好睡,虽然在他生前我对付不了他,在他死后,我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你的父亲一定会追问,我会告诉他,这是权宜之计,是要把轩辕澜引出来,轩辕澜再厉害,也架不住这个通番卖guo的罪名,他不会使自己成为千古罪人,被天下人唾弃。”

    轩辕承的手在锦缎做成的被子上不断地画着上面的花纹,他说的在旁人听来简直就是惊心动魄的事情,在他说来,简直就是小事一桩,他已经把事情的所有都想到了。

    “叶婉莹,当初你毫不犹豫地杀了沈青如,有没有想过有一天,你也会被人毫不犹豫地杀掉?要是我为沈青如报仇,你说,沈青如在地下会不会感激我?女人就是笨,一点点……”

    轩辕承的话没有说完,他听到在屋顶传来一阵极为轻微的哔哔啵啵的声音,他惊觉是上面的瓦片发出的声音,有人潜伏在屋顶上,而且功夫极高。

    如果不是自己忽然停下来,觉得嘴巴有点干,他都听不到,上面的人或者是踩到了破碎的瓦片,所以才会发出声音,声音很轻很轻,轩辕承心念一动,继续对叶婉莹说话。

    “皇后你就是笨,以为用孩子就可以控制我,你以为我会一直被你掐住脖子……”

    轩辕承一边说,一边四处张望,见到叶婉莹的床脚有一个脚炉,是为叶婉莹保暖所用,他的手慢慢摸过去,握住了那个脚炉。

    他继续说话,手已经握住了脚炉,他很专心,上面的屋顶已经没有任何声音,轩辕承却知道上面的人还在上面观察着下面的动静,他一边说话,一边利用声音的掩护,离开叶婉莹的床边,来到了床边,窗子还打开着,轩辕承借着窗外的月色,无法看到屋顶的情况,他忽然想到,或者上面的人不是想偷袭自己,而是想偷袭叶婉莹。

    也不对,叶婉莹最大的对手是沈青如,沈青如已经死了,她在后宫的地位无人可以撼动,也没有人敢动叶婉莹,到底是谁?藏匿在叶婉莹的屋顶,他想到这里,故意大声叫道:“皇后,你就在这里好好歇着,朕还有事要处理。”

    轩辕承说完,放好脚炉,就径直出去了,他亲自关上殿门,亲自吩咐外面的人一定要注意,不能让皇后受到惊吓。

    轩辕承回身看了一眼雨轩殿,他俊美的脸上飘过一层乌云,再微微抬头看看屋顶,带着手下几个人就离开了。

    叶婉莹听到轩辕承离开,正想坐起来,她的牙根咬到发酸,想到轩辕承的用心险恶,她不禁后悔当初杀了沈青如,如果沈青如还在世,她可以利用沈青如对自己的信任和姐妹情深,她一定会选择相信自己。叶婉莹后悔的不是杀了沈青如,而是没有把沈青如留到眼下,被自己所用,她所想的完全都是自己。

    轩辕承故意身穿白衣是为了催促她早死,虽然对她极为不满吗,但是她一来没有犯错,二来手里握着他的把柄,叶婉莹心里明白,这次太医是得到了轩辕承的指示,才会使自己久久都未能痊愈,那些药自然也是轩辕承吩咐的。

    即使没有毒,也是他下命使自己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痊愈,只要拖得越久对他就越有利,到时候,他随便找个借口,就可以说自己没有能力执行皇后的职责,就把自己废了,轩辕承的算计很深。

    可惜,他没有想到,郁琬会进宫,会把自己治好了。

    “轩辕承,本来我还想着我们之间还会有点夫妻情分,如今看来,我们之间已经连这点的情分都没有了,我们就此别过。”

    叶婉莹的手紧紧握住锦缎被面,瞪着一对美眸,紧紧盯着刚才轩辕承坐的地方。

    她正想开口叫张嬷嬷过来,忽然一阵声音从屋顶传来,一个人影落在她的面前。

    “是你?”叶婉莹惊骇了,想不到在这个时候,会见到这个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