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诱饵

作品:《重生惊世毒妃

    “我受不起将军的跪拜,我还没有死,将军也不用急着跪拜我,你说的对,你和阿欢是夫妻,即使是侧夫人,她的罪责,还是要你来承担,来人,把叶云飞给我押入军牢,等待王爷的发落,给我好好看守,要是有如何闪失,王爷和本王妃都不会放过!”

    云珞心念一转,她高声对站在门外的白恬喝道,白恬听到,立即进来,命令士兵把叶云飞押入军牢,叶云飞没有丝毫的反抗,随着士兵出去了,他的动作依然有力,却找不到一丝的精神。

    “老大,怎么叶云飞看上去和以前的沈明如差了那么远,要不是一早知道他是沈明如,我还不觉得他有哪里像沈明如。”白恬和叶云飞擦肩而过,看到叶云飞的眼神淡漠,没有了往日的利气,完全不像一个驰骋沙场的将军,反而像是一个淡泊世事的世外之人。

    “有些人,坏事做的多了,自然有报应,你派人暗中把消息传出去,就在兵士之间传播,就说叶云飞因为失手刺伤王爷,所以被我押在军牢,等候发落,还有,要把我说的很凶恶,执意追究叶云飞的责任。”

    云珞对着白恬说道,白恬开始觉得云珞的话不可思议,后来想了想,明白了云珞的意思,他挠挠自己的脑袋,对云珞说道:“老大,你这个一箭双雕的办法有用的吗?要是不管用,会不会坏事?”

    “不会,我们来到这里的时候已经不短了,要是不能再速战速决,拖延下去,对我们没有任何好处,阿欢提供了这次机会,我就要好好利用,这样也不枉费王爷这次的受罪,你按照我说的去做,还有,吩咐其他人,开始准备,从此刻开始,进入备战的状态,不得有丝毫的懈怠。”

    云珞冷静,不容侵犯的神情,让白恬看到了以前的沈清如,以前的沈清如身经百战,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眼前虽然人数差距甚大,他对云珞还是充满信心,答应一声,就立即出去准备了。

    牧奇在军帐外,等到白恬出来,他才进去,轩辕澜的伤势已经控制了,由于药效的关系,要五个时辰之后才能醒来,云珞听了,就让牧奇去休息,她看到牧奇的衣裳下摆都沾满了血渍,知道牧奇也是精疲力尽,他也是满脸的倦色。

    “王妃,要是王爷醒来,能否请你不要告诉王爷,你已经知道无香丸之毒的事情?”牧奇在出去之前,把自己的打算说了出来。

    “为什么?他是为了我中毒,我有责任为他解毒。”云珞不解。

    “王妃难道忘了无香丸的解毒的办法?王爷就是担心王妃会因为内疚而……所以王爷一直坚持不告诉王妃,他说了,只要王妃平安喜乐,他就无所谓,至于报仇,你们的目标一致,王爷倒是没有担心。”

    牧奇跟随轩辕澜多年,自然知道轩辕澜的心事,就算轩辕澜没有说出口,他也知道。

    “我自有分寸,你先出去休息,说起来,这是我们之间的事情,怎么处置,也是我们之间的事情,你照顾好王爷就是,不用担心,出去歇息。”

    云珞举手,阻止牧奇继续说下去,她暂时还没有时间去想这件事,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等到轩辕澜醒来,她再处理这件事。

    牧奇知道云珞的脾气,她说不要再说就不能再说,他暗中叹一口气,原来以为可以用说出真相的办法使云珞对自己许下一定会救活轩辕澜的承诺,不料云珞却没有说出来。

    “怎么了?看你的样子好像十天都没有吃饭了,我说神医,你就算没有饭吃,也可以在你的药箱里随便找一些药草吃下去,不要饿坏了自己啊。“

    牧奇走出军帐,正好撞在进来的白银身上,白银见到牧奇垂头丧气的模样,不由开起了他的玩笑。

    牧奇看了白银一眼,没有和往常一样和白银斗嘴,他径直走了,没有理会白银。

    “老大,你是不是得罪了那个神医,怎么好像不见了几百两银子一样?”白银进来,见到云珞就立即说道,在他看来,只有不见钱才会让牧奇如此丧气。

    云珞不由暗中叹了一口气,这个白银,向来都是如此粗心大意,不过也好,他的情绪恢复比一般人更快,身体也一样,他虽然内力比不上白恬,很快也恢复了内力,他听到白恬的吩咐,只有他一个人来到了军帐。

    “只有你才会这么在乎银子,我看要是有足够的银子,你会把我也卖了。”云珞没有好气地说道,看到白银的样子,云珞觉得轻松不少,至少她的身边还有五白,从来不会离开她的五白,从来和她不曾分开的五白。

    “老大你真是太不会说话了,你这么能怀疑我对你的忠心,要是剖开心脏不会死人,我一定立即剖开给你看。”白银也知道云珞不过是在说笑,他撇撇嘴,自顾自坐在一个软垫上。

    “你的心脏没有要,就算拿去卖也要不了几个钱,行了,不要贫嘴了,我让你来不是让你来这里和我表白你对我有多忠心,我需要你去办一件事。”

    云珞定定地看着白银,白银收起了玩笑的神态,知道云珞交代的事情一定很重要。

    白银听到云珞的交代,他的眼睛都瞪大了。

    “老大,你让我这个时候去做这件事,好像不是太好吧?如今军营里不是正需要人的时候吗?我怎么可以离开?”

    “还有其他四白在我的身边,他们可以保护我,你不用担心,倒是要你做的事情,要赶紧去办好,王爷受伤需要静养,很多事情只能是换我们去办,你先办这件事。”

    “老大,这……”白银不愿意离开云珞,此时战争即将打响,刚才他看到白恬和白慕已经下去布置兵器分配的事情,他不想在这个时候离开大家。

    “你赶紧去办,不得耽误,要是有丝毫的差错,小心我真的把你卖了,到时候你就不要怪我无情。”云珞柳眉倒竖,厉声喝道,她明白白银的心情,但是此刻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白银看到云珞的面色,知道自己的反对已经没有用了,他只能一咬牙,出去了。

    云珞目送白银远走,她掀起帘门,站在漫天的星斗下,看着黑丝绒一般的夜空,她以前行军打仗,经常会仰望星空,那时是为了观察星座,以便确认方位,如今她仰望星空,完全是为了看看天上的星星,她现在才发现,这些星星真的很美。

    她不由想起轩辕澜有时会在晚上打开窗子,指着天上的星星告诉自己,那些闪亮的星星看起来像是什么,轩辕澜几乎给见到的星星都起了名字,云珞当时还嘲笑他闲着没事干,后来才知道,他仰望星空,是为了思念沈清如,他了解沈清如最喜欢用星座确定方位,他希望可以和沈清如同样仰望星空,彼此的目光可以在天上相遇。

    云珞此刻想起这件事,心中感概,轩辕澜深爱的人是沈清如,但是他为了自己,宁愿牺牲自己的性命也不愿勉强自己爱上他,他是不是因为自己是沈清如的密友,而他不愿自己爱上他,还是因为他爱的人是沈清如。

    云珞再不愿意承认,也必须承认,虽然她就是沈清如,但是她决定不管发生何事,都不会告诉轩辕澜这个真相,他真的要爱,就只能爱云珞,爱上这个和沈清如的美貌相差甚远的嚣张王妃,沈清如已经葬在不知名的地方,就连尸骨都找不到了。

    牧奇刚才在等待自己的承诺,他希望云珞可以爱上轩辕澜,解除轩辕澜身上的无香丸的毒性,云珞却希望轩辕澜可以首先承诺,他爱上的人,会是云珞,而不是沈清如的替身,也不是沈清如的密友。

    “老大,这里的晚上很大风,你要小心才是,你交代的事情做好了,消息已经传出去了,你看……”白恬把一件披风放在云珞的肩上,在云珞的耳边低声说道。

    “现在,就等着那个人出现了,你是按照我说的话去传的吗?”

    云珞低声问道,她把披风系紧,远离京城,重回战场,云珞找到了熟悉的感觉。

    “当然,把叶云飞说的很惨。”白恬肯定地说道,他办事令云珞放心。

    “好,这次就看那个人,还怎么逃出去。”云珞转身,随着白恬消失在夜色之中。

    军牢,叶云飞就着一盏油灯在灯下看书,虽然被关在军牢,他的待遇并不差,云珞也交代不得有任何的差池。

    外面有士兵层层把守,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关押的是什么要犯。

    一个很轻很轻的嗤的一声,叶云飞警惕地抬起头,他闻到了一阵熟悉的气味,是阿欢身上的气息,他瞬间抬起头,一个兵士打扮的人走了进来,他一眼就认出,眼前的人,正是阿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