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莲花的哀求

作品:《重生惊世毒妃

    云衡没有说下去,他只是看了一眼莲花,莲花立即用衣袖抹着眼睛,哭啼着说道:“我如今算是安稳了,有了老爷这个依靠,不久还有一儿半女的,可怜我那个姐妹,要是郁都公子有事,她这辈子算是完了,王爷,小姐,求求你们了……”

    莲花作势要跪在地上,她看准了方位,是对着轩辕澜跪下去的,轩辕澜虽然坐在轮椅里,但是他还是用双手及时扶住了莲花,莲花的肚子已经很大,万一因为给他下跪有什么闪失,他可担当不起,即使云珞不喜欢莲花,莲花肚子里的孩子可是云衡的孩子。

    云珞的脸上闪过一丝厌恶,虽然这是她和云衡商量好的一幕,见到莲花哭哭啼啼的模样,她还是忍不住的讨厌,特别见到莲花跪在轩辕澜的面前,轩辕澜扶起她,她就更加不高兴。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就算郁家再没有本事,也可以养着你的好姐妹。”

    她的手,不着痕迹地莲花推给自己的父亲,云衡一手就扶住了莲花,让她坐下,他同时递给了莲花一个眼神,莲花会意,立即接着说道:“小姐是玲珑心肝玻璃心,什么都瞒不过小姐,其实荷花是想可以请到卢神医,瞧瞧郁都公子的病是不是真的不能传宗接代了,要是不能……就不是荷花的……”

    莲花没有说下去,在场的三个人都听明白了,云衡是一早就知道,云珞和轩辕澜此刻一听,也知道了她的意思,只要卢神医出面,证明是郁都的问题,荷花以后没有所出,郁家也不会把她赶出去,毕竟,卢神医是通过楚王爷请来的,郁家总会看在楚王爷的面子上善待于她。要是牧奇能把郁都治好,荷花这次的功劳就大了,很可能有升为正室,郁都风流多年,家中的正室的位置还是空缺,比他家世好的人家不愿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纨绔子弟,家世比他们低的,不要说郁都,就连赵玉华和郁晖也不愿意,所以郁都的正室位置一直耽误,小妾倒是一房又一房地娶回来。

    莲花和荷花的算盘打得很响,就看轩辕澜愿意不愿意。

    “夫人说的很在理,其实卢神医确实欠我的人情,只是,我一向都是听王妃的话行事,要是王妃不同意,我也无可奈何。”轩辕澜衣服爱莫能助的模样,他摊开双手,耸耸肩膀,对于惧内这个事实毫不回避。

    莲花暗中咬了咬牙,这个轩辕澜,本来以为他整天微笑,态度温和,应该是很好讲话才是,不料他竟然把决定权推给云珞,到头来自己还是要求云珞。

    “小姐,我不敢求你什么,就请你看在你没有出生的弟弟妹妹的份上,帮我这个忙,以后……以后要是小姐不愿意看到我,我情愿生下孩子给云家之后,立即离开,不会让小姐再看到我心烦,小姐……请你帮忙……”

    莲花说的楚楚可怜,云珞和轩辕澜还有云衡交换量一个眼神,三个人心中都明白,莲花不过是以退为进,正是他们所需要的。

    “罢了,你也不是什么十恶不赦,我也不是那种残忍绝情的人,我不会让人说我骄横跋扈到我让我的弟弟妹妹和他们的亲生母亲在出生之后就生生分离,拆散母子这种罪名,就连皇帝都不敢随意承担,我也没有那个本事,行了,王爷,就帮她这一回,你给我记住,这一回,你欠我的了。”

    云珞说的极为冷淡,她看到莲花不住地点头,一副感激流涕的模样。

    其实大家都知道,她一定要保住荷花,否则,她就会少了一个依靠。

    郁晖如今是皇上眼前的红人,以后难保会继续高升,即使只是郁都的一个小妾,地位也是超然,荷花绝对不能从郁府里出来。

    “好了,王爷答应就好了,莲花,赶紧给王爷斟酒,老夫要和王爷好好喝上几杯,难得今天那么高兴。”

    莲花连忙答应着,腆着大肚子亲自倒酒,这次轩辕澜倒是没有拒绝。

    云繁搀扶着云衡,亲自送云珞很轩辕澜出来,他喝的太多了,舌头都大了,说话都打卷了,他太高兴了,坚持要送云珞和轩辕澜。

    “孩子……孩……子,爹……能有你……这个女……儿……女婿,真是好……福气,也不枉费……当年……那么……辛苦,吃这个……哑巴……”云衡的话说到这里已经是口舌不清,什么都听不清楚了,他的脸色透红,好像一个煮熟的虾子。

    “云繁,送爹回去,你好胜照顾他,特别是晚上,不能让他吐了你都不知道,要是有任何需要,家里少了什么,一定要去王府告诉我。”云珞也亲手把自己的披风从肩上解开,披在云衡的身上,为云衡系上带子,对身旁的云繁说道。

    “知道了,小姐,放心,我会一个晚上都守着老爷的。”云繁立即挺直腰说道。

    “你们担心什么,不是还有莲花姨娘吗?”轩辕澜在一旁忽然说道,云衡以前是鳏夫,眼下已经有了小妾,即使是身怀有孕,也应该去照顾丈夫。

    “切,这个姨娘,仗着自己有了身孕,老爷经常不在家里,在家里就是一个无法无天,每天变着花样要这个要那个,好像要把云家掏空一样,要不是她在老爷面前办成一个好人的模样,我们真想告诉老爷,就是看到老爷近来也是很晚才回家,所以才没有说,要是想依靠姨娘照顾老爷,小姐,你就看笑话了。”

    云繁嗤之以鼻,他一边说,一边还没有忘记为云衡擦去嘴角流下的口水。

    听了云繁的话,云珞如同醍醐灌顶,明白了这具躯体之前对莲花的观感,好吃懒做,什么都想占便宜,但是仗着一张美脸,懂得在云衡面前装可怜,才让云衡对她格外留心,她知道即使云珞反对,云珞迟早也会出嫁,她要在云府带下去的关键还是云衡,所以对云衡也是极为用心。

    可惜,她的眼中只有富贵,她看不到其他人,也不知道其他人对她的存在也极为重要,她更加没有想到自己低估云珞的地位,即使出嫁,她还是云家的千金小姐,是云衡最心疼的那个人,她曾经开玩笑问云衡,要是她生下的是女儿,是不是也会如同云珞一般疼爱,云衡立即一口回绝,绝对不可能,只有一个云珞,不会有第二个云珞。

    即使她生下的是儿子,她也永远不会是云家的正式的夫人,云家的夫人只有一个,云衡的正妻只有一个,就是念柔,没有人可以替代念柔,而念柔的女儿也一样。

    这个倒是云珞不知道,云繁一句话,牵出了如此多的内情。

    “云繁,你对老爷真是忠心,这个给你,以后好好照顾我爹,我的赏赐,少不了。”云珞在对莲花加深不满至于,对云繁的忠心也是有所感动,她除下手指上的蓝宝石戒指,塞在云繁的手里,云繁大惊,一手扶着云衡,一手就要把戒指还给云珞。

    “小姐,照顾老爷是我的福分,你这是折煞我了。”云繁手里捏住戒指,云珞往后一步,他不能松开云衡把戒指推给云珞。

    “拿着吧,只要你照顾好老爷,还有更大的赏赐,这算什么,扶老爷回去,我们也回去了,今晚你和我们说的话,以后不要随便和别人说起,这,不是什么好话。”

    轩辕澜对云繁说道,他看出云繁对云衡确实忠心耿耿,他的口气也好了很多。

    “不会的,就是知道是小姐才说的,其他人我不敢说,说了等于嚼舌根了,不说别的,莲花姨娘一定会找借口把我赶出去,我可不想出去。”云繁见到云珞确实不想收回去,他才把戒指收在怀里。

    “好好收着,照顾好我爹,你很快娶媳妇了吧?我一定给你备一份厚重的聘礼。”云珞笑着说道,她闻到云繁身上有一阵阵的香气,让人很舒服。

    “哪里?小姐,我没有什么媳妇,也不想娶媳妇,女人太麻烦了。”云繁说完立即发觉自己说错话了,他竟然把小姐也算在里面骂了。

    “不用紧张,我知道你说的不是我,你说你没有媳妇,你看看你身上,都是花香的味道,哪有男人身上这么香的?一定是你和你的情人幽会的时候染上的,不用解释,你是一个没有成亲的男子,就算是有喜欢的姑娘,也是一件好事。”

    云珞莞尔,摇摇头,对云繁的解释不以为意。

    “原来是这个,那我这个姑娘要算是王爷了。”云繁见到今晚轩辕澜和云珞的态度随和,他也有胆子敢和云珞开玩笑了。

    “什么?”云珞和轩辕澜都瞪大了眼睛。特别是轩辕澜,他笑着看着云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