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拒绝和好

作品:《重生惊世毒妃

    赵玉华挽起袖子,就想冲出去,不料她忘记自己还扶着儿子,她一松手,郁都又摔在了地上,正好又是摔在地上,郁都觉得自己的屁股都要摔碎了,发出杀猪一般的叫声,吓到赵玉华赶紧扶起儿子。

    “还不赶紧叫大夫回来给儿子好好看看?”赵玉华一瞪眼,郁晖吓到立即点头。

    “我去,我去,我这就去……”

    很快管家就请回了五个大夫,每个大夫看到之后说完对以后生儿育女有影响,都被赵玉华打烂药箱之后赶了出来。

    郁晖本来心中烦躁,现在听到儿子将来传宗接代都有问题,心情更为烦闷,他只有一个儿子,要是儿子不能传宗接代,还有什么用?

    “娘,娘,这……是不是说我,以后……以后不行了?……”郁都自己都被吓到了,他还没有儿子,要是这件事传出去,还不给被人看笑话。

    “怎么会,那些庸医乱说话,你怎么会不行,娘让你爹去给你请大夫,最好的大夫,一定可以治好你。”

    赵玉华虽然心里也是极为窝火,但是见到儿子慌乱的样子,她只能压住满肚子的怒火,安慰儿子,郁都把事情加油添醋地说出来,把叶云飞说成是天下仅有的坏人,自己受尽了委屈,他没有忘记为自己掩饰,他的所作所为都是英雄救美。

    等到看到郁都睡着之后,命荷花在一边好好看着,她才出来。

    郁晖也不敢再走动,守在儿子房间的门口,见到赵玉华出来,乌云满面,他就知道自己今晚都不要想睡了。

    “你给我立即去叶家,今天不把叶云飞灭了,你就不要回这个家!”赵玉华咬牙切齿地喝道,她不能再忍受自己的儿子被叶云飞一再欺负。

    “夫人……”郁晖本来想说天色不早,明天再做定夺,看到赵玉华的脸色,他知道自己最好就是按照他说的去做。

    叶府,也是灯火通明,盛宴刚过,叶婉莹回到叶府,因为今天是叶云飞的生辰。

    叶婉莹见到叶云飞死里逃生,对自己的态度依然冷淡,自己问一句,他才说一句。

    郁琬早就知道叶婉莹的意思,想趁着叶云飞的生日,好好修补兄妹关系,她和叶烬韬也早早就带着一众人散去,至于阿欢,早有人带着她到花园去玩烟火,阿欢得知叶婉莹和叶云飞的关系,并不介意,放心走开。

    长夜的长廊,一池湖水映出叶婉莹精致的妆容,她特意穿了叶云飞以前称赞过的衣裙,首饰也挑选比较素雅,不若在皇宫中的华贵繁复,力求让自己看起来和以前的叶婉莹一样。

    叶婉莹万万想不到,她此番打扮却正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叶云飞看到叶婉莹的打扮,想起以前的时光,想起沈青如,心中的愧疚更深,他对待叶婉莹,更加没有好脸色。

    “哥哥,我已经命人把带来的宫里最好的人参和鹿茸,还有其他的最上等的补品都送到厨房,娘亲会让人每天都炖煮给哥哥。哥哥这次回来,身子一定受损,要好好补回才是。”

    夜凉如水,叶婉莹不禁缩了缩身子,想博得叶云飞的怜悯,叶云飞却如同石头一般,一动不动,双手背负在身后,背对叶婉莹、

    “不用了,我的身子很好,不用吃补品,你还是带回去,你在深宫之中,需要进补的时候比我多。”叶云飞语气冷淡,他知道叶婉莹的意思,他也不想对叶婉莹过分冷淡,但是一看到叶婉莹,他就想到沈青如,他的心肠就无法软下来。

    “哥哥,你已经是死过一回的人,难道你还放不下那些事情吗?我们是亲兄妹,还抵不过一个外人?”叶婉莹压抑了一晚的情绪,就要爆发出来,她在宴席上赔尽笑脸,放下皇后的尊严,陪着父母说笑,就是希望看到叶云飞可以对自己笑一笑。

    可惜叶云飞仿若未闻,他只要可以不说话就绝对不会说话。

    “就是因为死过一回,我才知道原来死亡的滋味,被身边的人出卖的滋味是这么难受,我还活了过来,青如呢?她还有机会可以死里逃生吗?婉莹,你是我的妹妹,这个事实我不能改变,我就算再埋怨你,我们之间的血缘不会改变,你有事我不会坐视不管,只是我们之间的兄妹之情,终究不能回到从前,你就不要强求了。”

    叶云飞终于回神,正眼看着叶婉莹,叶婉莹却从他的眼里看到了冷漠的决绝,他的眼神告诉自己,即使她做得再多,除非沈青如复生,他们之间再也不能回到从前。

    “她有什么好,你们都对她念念不忘?我有什么比不上她?”叶婉莹的眼前浮现轩辕承的影子,轩辕承至今还保留着沈青如送给他的玉佩,不允许任何人接近,包括她。

    叶婉莹不会后悔杀了沈青如,她死了都有这么多人爱着她,她活着,自己更加没有任何机会。

    “她的好,你不是比任何人都清楚吗?她对你的好,天下有哪个人可以做得出?就连爱人都可以分你一半,可惜你要了她的全部,包括她的性命。”叶云飞只想尽快结束这次谈话,他对叶婉莹尽力想挽回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感到厌倦,他只想尽快完成自己的承诺,离开这里。

    叶婉莹一时语塞,当初沈青如对待自己确实是极好,就是这种极好,让叶婉莹在内心深处自愧不如之余觉得沈青如不过是在可怜自己,她把自卑转为对沈青如的恨,沈青如对她也好,她就越恨沈青如。

    “婉莹,回去做你的皇后,不要再想在我的身上得到任何东西。”叶云飞说完,不再看叶婉莹一眼,他离开了,无声无息。

    绯红远远看到叶云飞出去之后,立即走近叶婉莹,叶婉莹精致美丽的脸庞因为愤怒而扭曲,她的指甲深深陷进手心,逼出血珠,她浑然不觉。

    “沈青如,你死了还如此厉害,我就不信,我还比不过你这个死人!绯红,立即摆驾回宫!”叶婉莹知道郁琬和叶烬韬都在等着自己和叶云飞和好的消息,她实在不想再添烦恼,她决定先回宫再做决定。

    叶烬韬想回房休息,被郁琬拦下,她今晚趁着叶烬韬心情不错,要和叶烬韬说说话。

    “夫人,有何话要说?我还有政事要处理。”

    “老爷政事繁忙,也要顾及身子才是,你的年岁不少,还是要小心保养才是。”郁琬柔声说道,她已经让人为叶烬韬准备好宁心静气的安神汤。

    “你是说我老了?”叶烬韬的眼神变得阴鸷,郁琬想暗示什么。

    “不是,老爷,我的意思是,你尽管政事繁忙,也要保重身子,毕竟,你是当朝宰相,皇上对你多有倚重。”郁琬急忙解释,和叶烬韬多年夫妻,自然清楚叶烬韬阴晴不定的性格。

    “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消息?我准备纳妾的事?”

    叶烬韬的眼珠一转,立即想到了原因,这个夫人虽然看似温柔娴淑,不问世事,但是不代表她已经万事不顾,她以往对自己的行为都是不闻不问,今夜却说起要关心自己,叶烬韬不能不怀疑。

    郁琬知道自己要是对叶烬韬不能再隐瞒,叶烬韬精明过人,一定会猜到自己的用意,不如自己先坦白还好。

    “听闻老爷要纳第九房的小妾,我身为正室夫人,想为老爷分忧解难,想为老爷处理这件事,一应聘礼礼节,我都会为老爷备齐。”

    叶烬韬一眼就看穿郁琬的心思,以前对自己纳妾的事情不闻不问,如今却主动要承担,她一定是知道了那件事。

    “你是不是想看看她是不是像她?”要是旁人听了,一定不明白什么意思,郁琬却知道叶烬韬的用意。

    “听说她很像她,我不想老爷中了他人的圈套、”郁琬想起郁晖的嘱咐,她只有这个机会,要是让这个人进门,自己的地位就岌岌可危,当年的噩梦就会重演。

    “放肆!中了何人的圈套?难不成夫人的意思是说我愚笨,可以任人玩弄?”叶烬韬的手拍在案桌上,震倒了案桌上的砚台,墨汁四溅,溅满了郁琬的衣裙,郁琬鼓起勇气,没有后退。

    “老爷当然不会任人玩弄,我只是想尽一个妻子的责任,为夫君分忧。”郁琬没有退让,郁晖早就让人把那个小妾的画像送进叶府,她看到第一眼就浑身冰凉,她从来不曾见过如此相似之人,要不是郁晖一再保证念柔只有云珞一个孩子,她差点以为那个女人就是念柔的亲生女儿。

    “想为我分忧,就做好自己的分内事,否则我要你何用?好好管管云飞,劝他对婉儿好点,他这个倔脑袋,还分不清谁才是他要帮的人。死里逃生,还是这般死脑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