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86节 回柳家探亲(加一)

作品:《唐朝好舅子

    独孤兰若一离开,四娘如画就叫人把自己那架大车拉进来,然后拉开篷布,招呼柳氏大宅之中和她们年龄相近的小姐妹们过来。

    虽然一年也见不了几次,但毕竟都是姓柳的,有着天生的亲近感。

    “每人一盒,有弟弟的多拿一盒。”

    岭南果糖坊特制,根本就没有在长安有销售,仅供应长安城的贵族,依品阶限数量。

    只是给宫里、柳木这里多备了一些。

    宫里过年的时候会有各家贵族的女眷带着孩童前来,所以果糖一定要多备。

    这盒装的一盒二十四块糖,十二生肖每种两块。

    然后小盒装是各种小动物糖,颜色各异。

    长安城中西港舶司分红的时候也有许多人换过,那些却是简单形状的,象这样的没有。

    “然后是这个……”如云将一捆手帕扔了出去,几十个小丫头开心的去抢了。

    有亲近的这时过来问:“听说四娘翻过年就要大婚?”

    “推迟了,我家大郎说准备的不充分,再加上席君买双亲亡故没亲人,而且他的师傅屈突老将军过世,怎么也要等满一年。所以怕是要等到秋天了。”柳如画嘴说上不急,可心里却有些失落。

    自己的嫁妆都准备好了,嫁衣什么的也都准备好了。可又往后拖了半年。

    柳木肯定不能告诉她真正的原因。

    这一次神策卫出征,席君买本就是神策卫一员,他必须带一营人马作为主力之一,西征在大唐国战级大战。

    在朝廷眼中,重要的,有能力的,豪武之将,勇武之将都要用上。

    在普通武官眼中,这样的机会绝对不能错过,这是他们领赏升职的大机会。

    席君买虽然年龄还不大,但他也希望自己能够成为真正统兵一营的将军,眼下既然有了机会,他绝对不能错过。

    而薛仁贵则带半营人马随李靖主营行动,这也是薛仁贵的大机会。

    其他人,一等武官们除了秦琼必须镇守长安,以及几位重镇防御之外,全部都派往西征的军队之中。

    “三娘呢?”

    “三娘在倭岛熊本陪着三姐夫。”说到这里,如画突然说道:“亦可姐姐,你家长兄不是在户部作一个从八品互市监丞。”

    “我不知。”名叫亦可的这位柳家少女摇了摇头。

    她确实不知,家中长兄是作官她知道,但具体什么官却不清楚。

    她很惊讶柳如画为什么会知道。

    柳如画没解释,其实这是上次搅黄那位族叔升迁的时候意外知道的。

    “我告诉你,倭岛是个好地方。过去之后有自家人照顾着,五年再回来至少是正七品。”

    “你怎么什么都懂?”柳亦可吃惊不小。

    “也不是什么都懂,整天听我家大郎和公主在说这些事,听的多了自然也就懂了。”

    柳亦可四周看看,然后拉如画、如云到偏僻处:“这些话不能乱讲,女子轻议国事要受罚,而且官员升迁本就有规矩可寻,怎么可能随意讨论。”

    如云抢着说道:“谁说女子不能议国事,我二姐就参加过朝议,座位还是依从三品的位置来安排。我四娘是好心,别把四姐的好心不当回事。”

    看到如云不高兴,柳亦可赶紧说道:“我就是怕。”

    “反正我不怕。大婚之后我就是郡君。”如云年龄还小,等她开始学习懂事的时候,柳木已经有了地位,如云一起玩的净是些公主、顶尖贵族家的女儿,倒是没有四位姐姐那位谦和。

    如画拉住如云示意不要再说,如云的话已经有些失礼。

    正如有人来叫,马上到了朝食的时间,招呼大伙去吃饭。柳亦可也正好借这话拉着四娘、五娘往内堂走。

    四娘、五娘没吃,因为柳木这边是一日三餐,她们两个是吃过饭才从家里出发的。

    饭后,柳亦可找到了自己的父母,将如云、如画说的话讲了。

    柳亦可的父亲说道:“这两个小丫头没说错。莫小看她们,四房三郎想升迁就是让这两个小丫头给搅黄的,其中还拉上了两位公主。”

    “她们……”柳亦可是中规中矩官家女儿,虽然家中只有小官,但受的教育却是极严肃的。她想不出来几个女子如何能改变吏部的决定。

    柳亦可的父亲柳子旬笑了:“三原房柳家,号称一门五夫人。依大唐正三品以上官员的母、妻可称为夫人。三娘嫁的刘仁轨最多再有一年,肯定是实职的三品,从三品也是三品。这两个没嫁的,五年之内她们的夫君也能进到三品。”

    “一家五姐妹,嫁的全是三品。”

    “错了,大娘与二娘现在是王妃,翼郡王领从一品爵、燕王是真正的正一品爵。三原房柳家大郎是实实在在的国公,可以说我们这一房所有的人加起来,也没有这三原房的爵位高。再告诉你一事。”

    “女儿听着。”

    “你大伯(柳子房)的户部右侍郎,就是你这位堂兄柳木在吏部、户部两位崔尚书当面给讨要的。其借口在你听来相当的无赖,因为崔尚书要查北四县的账,所以讨了这个右侍郎。”

    柳亦可无语了,在她听来何止是无赖,简直就是儿戏。

    “你大伯很快就回来了,你兄长的事情为父会和你大伯商议。你就当没听过,包括为父刚才说过的话。”

    “是,女儿明白。”柳亦可退下离开。

    正说着,柳子房就进来了。一进屋就立即问道:“三郎,看门外的车架,似乎是柳木回来了。不过我听说昨晚他在萧公府上,然后被灌的很惨。”

    柳子旬回答道:“回来了,这会还醉着,送到中厢房休息了。公主殿下在后院与母亲说话,带了大量珍贵的礼物,估计各房光是拿礼物今天都分不完。”

    柳子房点点头:“我要找他聊聊,今天早上我正准备出门,吏部崔尚书派人叫了我过去,在他府中我的上官户部崔尚书也在。他们明显也是醉了,但依然清醒。他们告诉我,让我平调尚书省领文书司。”

    “什么是文书司?”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